螢火—今天抽到紫薇了嗎

專業截圖【不

@弱水 太太給我畫的夏目人設!我愛她!太太是世界的瑰寶!好看極了!

【Attwell】“偷情”?

這是個白學的故事【233333

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B阶):

一个小段子,已经白化的黑幕同学出场啦,男主角掉线中。狗血白学现场。


“你的小骑士今天不在啊。”耳边骤然响起的低语让千叶榕猛地颤抖了一下,连带着手中的铲子也差点滑落。
“小心,这时候按上去这块松饼可就废了。”冰冷的气息贴上后背,泛着青黑色的手指握住了千叶榕的右手,熟练地带着她将锅里的松饼翻了个面,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平底锅把手,将女孩圈在臂弯中。
房间里一时只能听到气泡破碎的细碎声响,泡打粉在尚未完全凝固的甜浆中吹起无数气泡,薄薄的面饼像打了气的气球般膨胀起来,赋予这道甜点更加松软的口感。


“你来做什么?”有些不适地扭动了一下,千叶榕叹了口气,抬起左手在空气中划出几个字符,桌子另一边的容器里粘稠的奶浆像是接到命令的士兵般弹出一块,正好落在锅里空出来的位置,“我们应该已经说清楚了吧。”
“嗯,是啊,不过你可没说过不许来见你。”男人动作轻快地将煎好的松饼放在了一边的盘子里,又将下巴压在千叶榕肩膀上,“还是说你连跟我一起喝个下午茶都不肯?”


千叶榕不快地耸了耸肩膀,对方也很识时务地为她让出了退出的空隙。
他总是这样,知道千叶榕的底线在哪里,一直在被拒绝和接纳的边缘徘徊,一不留神就溜进了安全范围,却又总在她发作前退开,进退有度让人很是头疼。而知道了全部真相后,千叶榕本就对他歉疚多过了怨怼,也狠不下心完全无视他。


“陪我一会好吗?”看着千叶榕毫无留恋地退开,男人显得有些受伤,连带着语气也软了下来,“我不会食言的,只是一起吃个下午茶,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她应该再冷酷点对他的,千叶榕想起那几条无辜惨死的生命还是很愤怒,但这件事她也有责任,如果她没有忘记那个约定,如果她没有跌入那个洞穴,他也不会变成这样,这所有的一切也都不会发生。说到底他也是为了救自己,才会误入歧途。


“我一会还要去赛西莉亚那边。”千叶榕踮起脚摸了摸男人的头顶,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如果你愿意等我回来……”
“我愿意!”还未等她说完,男人就迫不及待地回答了,又在她收回手的瞬间亲吻了她的掌心,“等你回来。”


“她不会回来的,”然而门那边突然传来江雪由远及近的冰冷声音,细长的蓝眸不赞同地看着一瞬间变得局促的千叶榕又转向一脸浅笑的男人,“回去!”


“哈哈哈,别这么生气嘛,我已经什么都不会做了,只是药吃完了来拿些新的而已。”似乎是不想千叶榕为难,男人举起手摆出一个投降的姿态,“顺便喝个下午茶。”


面无表情地将千叶榕挡在身后,江雪看着这个曾经差点要了他跟宗三性命的男人一言不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男人后退了几步靠近窗边,用无比复杂的目光看了眼躲在江雪身后的千叶榕,雾气般从窗口飘走了。

【Attwell】星星与奶油松饼(上)

我愛太太,她把夏目和宗三寫活了【………

還很好看,太太都是寶物,塞西莉亞好帥哦【

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B阶):

棉花棒棒哒(๑•ั็ω•็ั๑)把千叶写的很还原,女孩子之间的互动超可爱啊,赛西莉亚和萤火都超级可爱,啊啊啊都想抱回家


棉尾兔的灌木丛:



刀剑乱舞乙女向相关企划,魔法学院paro,具体见:这里 以及 企划主页




蜻蛉切X婶婶,前者蒙古马兽灵定位,后者英国婶定位,具体见:这里




与@螢火—今天抽到紫薇了嗎 家的宗三婶萤火互动剧情。




有 @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B阶) 家的江雪婶千叶榕客串。




最近太丧,想摸鱼。




刀剧情少,只是想写女孩子们的互动。




企划关键字擦边球,而且基本提到的都在没写完的那一部分,以后会补个正式关键词篇。




当个番外看啦。




OOC有。








    星星与奶油松饼(上)








    塞西莉亚在学院的大走廊上快步行走,阳光从一侧的大玻璃窗外斜射入内,在地板上留下一块一块的淡金印记。宿舍楼里空荡荡的,透过高高的窗户,能够窥见外面绿草萋萋,鸟儿啁啾,午后三时的阳光暖暖晒着地面,学生们三三两两都在户外活动,即便学院位处北欧,夏末时分的气候也算是温暖宜人,诱人外出。




    少女紧紧搂住怀里的竹编篮子,路过一扇打开的窗时,微凉的风掀开了遮在篮子上的白布,甜甜的饼干香味顺着风飘了过来。




    塞西莉亚紧张地瞥了一眼篮子,确认安放于内的曲奇饼无恙后,飞速将布再次盖好。内部余热通过竹篾传至手心,虽暖暖的,但无疑也在逐渐变冷。千叶学姐的亲切提示仿佛就在她的耳边回响:“趁热更好吃哦。”




    她刚从千叶榕的宿舍回来。




    老实说,塞西莉亚没想到她竟会对自己如此在意。好吧,几天前,因为一些事情,自己的确曾向她伸出援手,但那也只是自身在坚持“应要帮助弱者与无辜之人”的原则而已。




    塞西莉亚认为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却不料从那以后,学姐仿佛将她当成了妹妹,甚是疼爱,照顾有加。无论是外出购物的小礼物,还是手制送来的小点心,亲密又礼貌的态度让人无法拒绝。




    这次的饼干亦是那位温柔可亲的千叶学姐交给自己的礼物——这次塞西莉亚主动拜访了她的宿舍。屡屡接受他人好意而不给予回应,无疑违背了塞西莉亚的原则,这次她将父亲寄给自己的中国茶叶分了一半,专程在周末送去给千叶榕。




    然后……她抱着篮子叹了口气。这样感觉没完没了了,还是按照蜻蛉切所说,不应执念物质上的回馈,而是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予以回报吧。




    转过一个拐角,爬上一层楼,她再次看了看怀里的竹篮。这些饼干是学姐亲手烤制,其中不仅有黄油曲奇,奶油酥饼,小脆饼,甚至还有姜饼人。这让塞西莉亚想到了自己的故乡,烤姜饼小人,奶奶喜欢的点心。这一定也是学姐的心意,塞西莉亚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虽可以直接在千叶宿舍里大快朵颐,不仅宿舍主人会十分欢迎,也可以探望一下舍友百香里。但是呢,她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私心,想将它们带给正在宿舍等候自己的蜻蛉切。




    他可喜欢甜点了,应该会高兴的吧。只是单纯这么想着,塞西莉亚心中就乐滋滋的。




    于是,在登上了最后一阶阶梯,达到宿舍走廊的平台时,忽视了一个正从上面下来的身影。书本掉落的响声,踩踏地面的响声,重物坠落的响声,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因此掩盖住了那一声小小的,轻微的“咦?”。




    等塞西莉亚反应过来时,那位身形单薄的女孩已经因跌倒而跪坐在了地板上。她没有碰触到对方的感觉,野外探险而锻炼出来的反应力让她在相撞前一刻及时避开,甚至后退小跳了一步。但现在塞西莉亚依旧抱着极大的歉意询问道:“我很抱歉,你, 你没事吧?”




    她注意到对方穿着和自己相同的制服,长长的黑发本来扎成了马尾,现在因为震动而微微有些散落,几丝长发飘落在少女双肩。当塞西莉亚视线越过发丝间隙,看清对方的清秀但苍白的容貌后,愧疚感又更深了。




    “不……我没事,抱歉……”她回答,微微皱了皱眉头,声音小小的。虽然看上去十分冷淡,但无疑那双明亮的黑色瞳孔里,并没有因为这次意外而生出愤怒亦或其他的情绪。她皱眉,似乎只是在对自己的笨拙感到无奈。




    塞西莉亚吸了一口气。




    在她到目前为止大大咧咧的人生中,还鲜少遇到这样一位玻璃般精致但脆弱的女孩。她思索着如何更加礼貌的予以回应,并下意识拾起地上散落的书本——其实只是一本薄薄的现代咒语以及一个精致的软皮本。




    “这个……”




    “啊……谢谢你……”




    塞西莉亚将手中书本递出的时候,少女就垂着头。接过时她表达了谢意,但依旧没有抬头,略显尴尬的空气中,少女似乎正在为不知如何回应而发愁。两人指尖相碰,塞西莉亚感觉到了冰冷与柔软并存的触感。




    “你真的没事吗?”因为太过在意,塞西莉亚干脆也蹲了下来,让自己视线与她平行。因此,也注意到了对方捂住脚踝的手。




    “你的脚受伤了吧?”




    “不……没有,只是有一点疼,没关系的……”




    似乎被点出了要害,女孩抖了一下肩膀。




    “我可以站起来的。”她又加了一句,用手扶住墙壁缓缓起身。塞西莉亚虽让开了距离,但表情并未放松下来。




    果然,还未等女孩站直身体,就接着一个趔趄差点重新跌倒。而她没有继续受此磨难的原因,只是因为塞西莉亚在关键时刻上前一步,托住了她的双臂。




    “你看,果然还是不行。”




    塞西莉亚出声说道,自然得仿佛只是一次野外的救助行动。她看着少女苍白的脸色,母亲对于低血糖患者的照料方法陡然出现在了脑海。两人的身高刚好差一头,于是她很自然的用一只手搂过对方的腰,另一只手强硬的将什么塞到了女孩的手心,




    “诶……诶?”这一系列展开令人猝不及防,不管是塞西莉亚轻而易举就单手扶住了自己,还是忽然出现在手中的暖暖的裱花饼干,都让少女只能发出惊讶的呼声。




    “你脸色看起来好差,吃吧,补充点糖分,而且很好吃的!”最后一句仿佛带着对于千叶榕手艺的肯定,塞西莉亚加重了语气。




    “啊……好?”在对方气势的逼迫下,女孩小口的啃起了饼干。“……好吃。”




    似乎在甜点的鼓励下,一直带着漠然表情的女孩终于面露微笑,连脸色看上去都好了很多。塞西莉亚又是一愣,因为对方笑起来的样子如此可爱。她在心中嗯嗯地下定决定,忽然将少女背了起来。




    “哇!”




    不想让对方反驳自己,塞西莉亚率先说道:“刚刚撞到你真是抱歉,我送你回宿舍吧,对了,帮我拿着篮子吧?”她将装着饼干的竹篮递出去后,又问,“看制服我们是同一年级的……你在什么学院?”




    大概是没有被同龄的女生如此对待,少女因为害羞而红了脸,不仅下意识接过篮子,还不知不觉说出了自己的信息。




    “那、那个……我是埃默拉尔德学院的……”




    “哦哦。”塞西莉亚大脑飞速运转,在这儿学习已有两个月,出于兴趣爱好,她和蜻蛉切早就摸清了学院大大小小的道路和大概建筑物的分布情况——虽然后者多半是抱着不让主人惹事的心情参与的。埃默拉尔德一年生的宿舍,就在同层楼的另一头。塞西莉亚一边思忖,一边已经开始快步走了起来。




    走过两个窗子之后,吹进来的凉风终于让少女反应过来。




    “不,不必了。这样太麻烦你了。而且刚刚是我没注意……并不是你的错……”




    听着对方礼貌而慌张的话语,塞西莉亚反而笑了,有些恶作剧般地开始小跑:“哈哈,没关系啦。没注意到你的我也有错。而且,你这么轻,我不会觉得麻烦的。”




    因为心情莫名变好,塞西莉亚不自觉说出了大实话。即便她对于自身气力一直有信心,但少女背起来实在是出奇轻,手臂又软软暖暖的,使得塞西莉亚再次确认了“玻璃般的精致少女”的看法。




    少女噗地一下,双颊变得通红。仿佛认命了,又仿佛因为被同龄人评论体重的原因,她不再说话。不过越过塞西莉亚肩膀看向前方的眼神,也并不是那么讨厌。




    穿过一个有着高高穹顶的通道,在穿过几座挂着轻薄纱帘的托斯卡纳式凉台,眼前房间的风格已经有了改变,看来到了水院埃默拉尔德的宿舍区。




    塞西莉亚放缓脚步,刚想询问少女宿舍在哪儿,就听到耳边传来振翅的哗啦声。她眨眨眼,在穿越窗子的阳光下,的确似乎有鸟儿朝这边飞来。




    被她背在背上的少女,忽然抖了一下。




    “怎么了?”就在塞西莉亚回头询问,又再次直视前方的那短短刹那间,一个男人突如其来、又如此合理地站在两位少女的前方。




    塞西莉亚第二次深吸了一口气。




    她同父母游历过不同国家,不仅仅是探求魔法的起源,还有各种人文艺术上的考察。因此,塞西莉亚对美并不陌生。她曾在晨曦中仰望肤如凝脂的古希腊雕塑,曾在美术馆大厅领略浪漫主义的精致华美,也曾实地看过那些“美”的象征。无论是人,还是物。




    因此,她在这里切实的感受到了“美”的概念,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与这个词语十分般配,仿佛连环境都要会来主动配合。空气中的尘埃遇到阳光直射,反而成为了闪闪发光的金粉,在那人周身缓缓旋转,男人束起的粉色长发,此时也笼上一层如梦似幻的气息。男人的脸可以说得上是单纯的美丽,不带有病态与性别错乱。他依旧是男人,穿着整洁的服装,散发出男性特有的气质。同时微蹙的眉头与眯起的双眼深处,凌厉感存在但不会让人不适。而那苍白的肤色与冷淡的表情,倒不如说是恰到好处的点缀。




    塞西莉亚哑然了片刻,连什么时候停下脚步都没注意到。男人同时上前一步,躲开阳光后朝她微微欠了欠身,礼貌而冰冷。




    “你好。”声音慵懒而略带沙哑。




    塞西莉亚愣愣地回答道:“你好。”




    “看来我家的萤火给你添麻烦了。”




    她这才意识到背上的女孩忽然没了声息,并且将脸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啊,不……没有……我……”




    语言所能覆盖的范围是很窄的,塞西莉亚再一次意识到了这点。男人微微一笑,朝她伸出双手。




    “你一定累了,请把她交给我吧。”




    “好的。”




    即便有无数话语梗在喉头,塞西莉亚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她至少能感觉到,男人是无害的灵,是和偶遇少女关系密切的灵。




    于是她乖乖侧过身,伸手接过竹篮。男人的手虽然纤细,却温柔而有力地抱起了少女。后者依旧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将头埋在自己的手心里,两只耳朵红彤彤。




    这样一来,塞西莉亚放心了。男人的确是少女的“家人”吧,从他看着她的表情就能感觉得到,从他看她的眼神就能感觉得到。那么自己也没必要继续当电灯泡了。




    “那、那么我就离开啦!”




    “辛苦了,改日一定登门道谢。”




    “不,不用啦!”




    看着男人认真的表情,塞西莉亚摸了摸头,咧嘴一笑后,转身离开。




    走过转角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回头一望,男人正对着怀中少女的耳边说些什么。是私密的悄悄话么,还仅仅只是打趣呢?塞西莉亚不知道,她仅仅知道,在阳光下的那一幕看上去十分的……温暖。








    “所以……就是这样了。”




    塞西莉亚叹了口气,结束了自己的叙述,接着仰面倒在宿舍的大草垫上。蜻蛉切收拾起喝尽的茶杯与点心盘子,饼干只剩下碎渣了。




    塞西莉亚皱眉思考了片刻,直起身子问道:“蜻蛉切,我会不会多管闲事了,或许我不应该背她回去,而是有更多的处理方法?”冷静思考后,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




    “虽然的确有很多处理方法……”水池处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还有蜻蛉切沉稳而令人安心的回答,“但你帮助了她,这是毋庸置疑的。”




    “本来就是我害她跌倒的……”




    “那么,下次你在楼梯间跑的时候可要注意。”




    “唔……你别岔开话题啦!”塞西莉亚赌气般的嘟起嘴,恰好被重新走进房间的蜻蛉切看见,后者忍不住笑了。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没生气吧。”




    回忆起少女和男人的眼神,的确从未含有任何敌意与抱怨。




    “那倒也是……”她叹了口气,“我又不是故意想跑这么快的……”




    话说到一半,她又停了下来,偷偷瞥了蜻蛉切一眼。等他回望过来的时候,塞西莉亚又飞快的将眼神挪开。




    “怎么了?”




    “咳咳,不,没什么。饼干好吃么?”




    “嗯,十分美味,不愧是千叶小姐。”




    “我也学,好不好?”




    “不,还是算了吧。”








【TBC】


一直都不是很明白抄梗的人什麽想法,不問自取是為賊,之前不是沒說過,可是還是這樣能怎麼辦呐

捉到鹤球一团团:

作为亲妈谁都不想自己的孩子被抽了筋骨换了皮肉,对自己的东西爱护得紧反倒去作别人的不知道是什么心态。

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B阶):

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你的文,所以我直到今天才正式站出来,之前我明里暗里也算暗示过你很多次,我不知道你写这篇文是不是对我前天在群里提起借鉴话题的挑衅,不过,我为我自己曾经喜欢过你这样一个人这件事,感到难过。 @寂凉休息一会儿 

我的原文链接

寂凉昨天发的文

如果第四個故事是我想的那樣,咳咳

感覺孤劍就差說無劍一句木頭腦袋了【不

情花情花【

【Attwell】【宗三嬸】板栗蛋糕

宗三嬸,板栗蛋糕

使用的關鍵詞:秋日的板栗樹
宗三嬸
ooc
粗暴直接的名字【餵
感覺宗三更像主人是什麽回事【
算是甜……吧?
終於剛好湊夠1500字!【哈哈哈哈哈哈哈【xxx
蛋糕沒帶圖其實是我的仁慈了【餵
感謝觀看

@耀滚滚@住在月球上 感謝阿朱家的npc出場www

企劃詳細設定看這裡Attwell企劃設定


秋天的時候,學校附近的板栗樹正開得旺盛,是收獲的好季節。
秋日的氣候舒適宜人,即使是身體不太好的夏目主從也能感覺比較輕鬆。
所謂美食之秋,因此宗三左文字正撐著傘站在一旁看著夏目螢火戴著手套拿著籃子正撿著熟透掉落在地的板栗。
夏目螢火沒捨得讓宗三左文字跟她蹲下撿板栗,就讓他站著撐傘了。
宗三左文字隱約能聽見不遠處夏目螢火的室友,水院助教英格麗德讓她的獸靈埃德加張大口接過板栗的聲音。
就算是宗三左文字,他看了一眼那邊的畫面都依然不忍直視的別過了頭。
「嗯?」夏目螢火留意到宗三左文字的動作,蹲下撿著板栗的她朝著助教的方向看去,隨後也不忍直視的別開了頭,太慘烈了,鯨魚君實在是太悲慘了,張嘴接過板栗什麽的,想想就想哭。
夏目螢火內心為埃德加默哀了幾秒鐘,然後繼續專注撿板栗,回去後還打算實驗……做出好吃的板栗蛋糕呢!
於是主從二人盡量無視了那邊的慘況,繼續一個打傘一個撿吃的。

「撿夠了!啊……」當夏目螢火撿完後,她發現自己腳麻了。
於是她可憐兮兮的擡頭看向她旁邊正替兩人都打著傘的宗三左文字。
「腳麻了?」宗三左文字沒等夏目螢火說話就問了,但是語氣卻是很肯定。
宗三左文字伸出手,示意夏目螢火自己捉著他的手起來。
「謝謝,宗三。」夏目螢火微微勾起嘴角,她不敢笑得太開心。
夏目搭上了宗三左文字的手,宗三左文字在她把手放在他的手心時就握著對方的手讓她借力站了起來。
「……」宗三左文字在夏目螢火站起來,等她消退腳麻感後就放開了她的手「沒事了就回去吧。」宗三左文字表情一直沒怎麽變過,他轉過身就往和助教集合的地方走去。
「……好」夏目螢火有些沮喪的低了低頭,但很快她就擡起頭回應了宗三左文字,跟著他走向助教等著的地方。
夏目螢火握緊了剛才和宗三左文字相握過的手,試圖保留著那一抹觸感和溫暖。

回去寢室後,夏目螢火和宗三左文字眼見著埃德加張開口吐出了很多很多的板栗,隻感到心情複雜。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夏目螢火覺得埃德加的眼睛正含著淚光。
然後就見英格麗德要去找未婚夫,讓埃德加乖乖變小跳回魚缸裡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夏目螢火覺得埃德加的眼睛正散發出幽怨的光芒。
「……」夏目螢火沉默了一下,決定當看不見,她轉身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宗三左文字說「那宗三我去做蛋糕了,你好好休息一下。」
宗三左文字看著本書點了點頭,眼睛沒看向夏目螢火。

「我看看……這裡要把雞蛋打散………」夏目螢火一邊看著筆記一邊弄著材料。
雞蛋打散,打入細砂糖攪拌,加入檸檬皮屑攪拌…………
…………
「好了!」夏目螢火拿起成品,她左看右看著外形,最後輕輕咬了一口嘗嘗「嗯,還不錯。」沒失敗。
她端起蛋糕走去寢室,把蛋糕放在桌子上,有些不安的看著宗三左文字「宗三……你能嘗嘗這個嗎,我試過了感覺還可以的……」
宗三左文字在夏目螢火端蛋糕放在桌子上的時候就已經合起了書望向她,神情冷淡。
聽完夏目螢火的請求後,他也隻是隨意拿起一個咬了一口,然後淡淡的說道「味道還可以。」
「……啊。」夏目螢火本來沒抱什麽希望,但是聽到他這樣說還是覺得很開心,畢竟宗三左文字可以說其實是挺挑剔的了。
「那…那我拿這些去給同學們了……!」夏目螢火覺得自己臉上滾盪滾盪的,她匆忙留下兩個說留給埃德加和沒回來的英格麗德後就跑了,連埃德加在魚缸甩尾回應也沒看到。
「……」宗三左文字看著跑走的夏目螢火,在她關門後就繼續慢悠悠的吃著板栗蛋糕,最後在吃完後,他低語道「難吃透了」但是卻露出了夏目螢火沒見過的淺笑。
埃德加的怨氣越來越大,他不高興的甩著尾巴,想著和未婚夫在一起的主人。

夏目螢火出門後就雙手捂著臉,宗三左文字把她做的蛋糕吃了吃了吃了!
「真幸福………」她輕聲細語著說。
待冷靜過來後夏目螢火拿著裝著蛋糕的袋子走去其他人的所在,平時受到大家不少的關照,去送個親手做的蛋糕當做回禮。

一個我喜歡的剪兄妹糧的up主太太來勾搭我了,還說我的糧好吃,她也想剪he了,開心美滋滋的,耶

感覺對不起骨喰對不起刀男們,我又幾天沒回本丸了,也忘了接骨喰回家,這幾天病了後醒來都是肝夢間集和fgo,昨晚明明已經好些了還是沒去本丸,想土下座了【跪

骨喰,歡迎回家www
【另外骨喰回來後語氣變了不少,沒以前冷了www

跟著小熊做了做測試,ummmmm………我都不知道準不準_(:з」∠)_

這口狗糧,我吃了【